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妻子的心事
妻子的心事

妻子的心事

那年,我还未到十九岁,就这样,我从一个少女变成了女人。

  新婚当晚,我和震在亲朋好友的劝杯下,喝了几口烧酒,客人走后,刘震把我抱进了新房。

  躺在床上,他开始为我轻柔地脱去身上的礼服,在我衣服被慢慢退去的那一刻,我抑制不住内心的恐慌,血液开始加速在我全身乱窜。我竭力地压抑住内心的激动,等待着那一刻的来临。

  青春懵懂的少女时代,渴望着那神秘的性,可当真要快在我身上发生时,我却感到恐惧。

  在相互的亲抚中,我们赤裸地拥抱在了一起。

  我羞涩的乳房在他那调皮的挑逗下开始一阵阵痉挛,全身不停地抽搐。是的,我曾经无数次幻想着被一个男人这样抚摩,然后两人疯狂的交合。

  喘着粗气,我将嘴附在他的耳边,羞呢地问:“我听她们说,女人的第一次会很痛的,是那样吗?我有点怕。”

  他抚摩着我清香的秀发,用那性感的嘴唇吻了我一下。

  他说:“没事的,女孩子都有第一次,一会儿我会慢点,如果你疼的话就叫啊。”

  我说:“我有点紧张,怕流血。”

  他边在我身上抚摩,动作很轻柔,深怕弄痛了我。

  “没事的,放松点。”

  甜蜜的呵护,我忘记了当他插入我身体时那钻心的刺痛,那一夜,我体验到了男孩女孩所向往的神秘生活,从洁白的床单上留下殷红色血迹的那一刻,我已经实现了从女孩到女人的蜕变。

  刘震在那方面算是温柔性的男人,他很在乎我的感受,边做边询问我的意见,我知道,他是想让我得到极点满足。

  看着事后他那陶醉的脸,我感到自己是多么的幸福。我想,今生让我遇到一个如此体贴的男人,我一定要好好的珍惜。

  我躺在他的手弯里,享受着刚才那欲仙欲死的余温。

  “舒服了吗?还疼吗?”他亲呢地问我。

  我很满足地点了点头。

  他笑了,我知道,他也从我的身上得到了满足。

  婚后的日子变得越来越乏味,我和刘震是在没有过多了解的基础上结婚的,慢慢的,他那贪懒和好色的习性逐渐暴露出来,经常和一些街头流氓打架闹事,上妓院找小姐快活。我知道这些事后,多次和他争吵过,但每次换来的都是在自己身上留下青一块、紫一块的伤痕。

  无聊的日子,我学会了麻将,没事的时间,我就去找邻居少妇们切磋牌技。

  有一天,我从外面打牌回家,发现家里的门没有锁上,悄声走进客厅,听到从妈妈的房间传来一阵快活的呻吟声。

  这熟悉的呻吟吸引了我,走到卧室边将耳朵贴在门缝处偷听着。

  “你这色鬼,胆子是越来越大了,每次老头子一走,你就钻到我这里来欺负我。”是丈母娘的声音,从她那满足的语气中,我猜想他们已经快活过了。

  “你也真饿啊,要不是你晚上没有吃饱,能有我的机会吗。”男人调侃道。

  丈母娘说:“你别看他爸长得熊腰虎壮的,在这方面差得很,每次都是草草几下子就收场了,我可是刚好被他勾引起欲望,灭火器就熄了,你说我不找个灭火器杂个办。”

  男人说:“我这本事还不错吧,每次你都叫得像杀猪似的。”

  丈母娘说:“讨厌鬼,欺负了我还说风流话。”

  这段风流的对话听得我欲火焚身,手开始不自觉地在胸前游移起来。

  一阵嬉笑打闹后,屋里安静了下来,我忙停住了动作,像小偷一样逃出了家门。

  晚上,刘震摇晃着身体进了卧室,我清楚他又和那群烂兄烂弟出去喝酒了,像这样每晚回家都醉醺醺的日子,我也记不清有多少个了。

  他揉了揉眼睛,抽了几个酒嗝,顿时屋子里酒气冲天,我真不敢想象,这样的日子我是怎么过来的。

  “老婆,还没有睡觉啊,是不是一个人睡不着,等我回来啊?”他边剐着衣服,边含糊不清地说道。

  我用被子捂着脸的下半部位,没有回答他。

  可能是酒喝得过多了,一件衣服刘震脱了半天也没有脱下来,双手抓住衣角使劲地望上扯着,我在床上见他那副滑稽样,忍不住是又气又笑。

  他囫囵着说:“怎么搞的,今天这衣服怎么突然变小了,明天那个龟崽子才穿它了”。

  我说:“要不要我递把剪刀给你,看样子你是从里面钻不出来了。”

  我见他忙了一大天也没有把衣服剐下来,便起床来帮着他,毕竟,他还是我的老公,还是不忍心见他那窝囊的样子。

  但我的柔情和关爱并没有得到他的认可,我手上的衣服还没有放好,他就一下子将我按倒在了床上。

  或许,白色透明的睡衣也带给了他无限的遐想,让他欲性大发。

  散发着酒臭味的嘴唇在我脸上乱拱着,胡子扎得我的脸很疼。

  “老公,去洗个澡啊,我等着你。”

  欲望大发的刘震哪里还听得进去这些话,只是闷着头一股脑的在我身上吸着、添着。要是在平时,我一定忍受不住一个男人对我这样的挑逗,或许早已是激情燃烧了。但今夜,无论这个男人在我身上怎么的搅动,我一点性趣也没有,反而觉得有点恶心。

  看着在我身上乱吸乱摸的男人,突然对他感到十分的陌生。

  酒精的作用下,他的动作是如此的粗鲁,我的乳房被他捏得发痛,但我不敢制止他的动作,我怕遭来刘震再一次对我的毒打。

  突然从隔壁的卧室里传来吵闹声,隔壁住的是爸妈,爸的声音很大,语气中带着怨言。

  爸说:“你搞什么名堂啊,我们是夫妻,难道老公想和你过夫妻生活就这样让你为难吗”。

  妈说:“你还好意思说,哪次你不是那样子,在我身上机械式的折腾一阵子就滚在一旁呼呼大睡,也不想想我的感受,每次和你做爱,我是一点感觉也没有。”

  可能是妈不想配合的原因,两人竟然在深夜里为了寻欢吵了起来。

  女人,为什么在那方面总是那样悲哀。当我听到妈说到那句机械式的发泄时,我的心微微颤震,因为这些都是在我身上所发生过的。

  “你看你那痛苦的样子,真是没趣。”是爸爸的声音。

  “没趣就睡觉,我还不想做呢。”

  一会儿,那边停止了动作,也停止了吵闹。

  一阵钻心的疼痛从我下身传来,刘震强行的进入了我干涩的身体,我痛得流出了眼泪,就像妈刚说的那样,这样的做爱,我是一点感觉也没有。

  每次喝酒回来,刘震都有想和女人发生关系的习惯,而我,却成了他发泄性欲的工具。每当见他晚上喝酒回来,我都感到害怕。

  他习惯了在我身上蹂躏,在他的眼里,我就像一个玩具女人一样,没有感情,也不在乎我的感受,只知道拼命的在我身上发泄。

  有时我想,这样的婚姻,算什么爱情。可我又想,一个没有文化的女人,离开了他,我又能做些什么呢,至少,在这个家里,我有吃有穿。

  刘震在我身上折腾了半个多小时后,终于从我身上翻滚了下来,嘴里,还喘着大气。没有我的配合,我知道他也很累,在整个过程中,我都是咬牙忍痛。

  【完】[ 此帖被creazing在2019-11-09 10:08重新编辑 ]